民国文人善用灯谜 鲁迅140多个笔名多用灯谜手法

灯谜是中华民族古老文化中的一朵奇葩,它于简洁含蓄中,蕴含丰富的文化内涵,许多民国文人都善于运用灯谜。著名学者胡适,于1925年2月10日在《晨报》以《新月社灯谜》为题撰文,记下了他创作的7条灯谜,多古奥难猜。较通俗的如“双燕归来细雨中”(打一字:“两”);“惟使君与操耳”(打一民国人物:许世英)。胡适爱谜,也有人以胡适的名字制作灯谜:“未禀尊师胡适之”(打陶渊明文一句,谜底:“先生不知何许人也。”)这则灯谜,底面扣合无瑕,面无闲字,集名人名句于一谜,令人拍案叫绝!文学大师鲁迅更是一生与灯谜结缘。他不仅把灯谜运用到文学创作之中,而且还渗透到生活的各个方面。如他的140多个笔名,多运用灯谜的手法,如“华圉”暗隐当时的中国(华)是个大监狱(圉);“丰之渝”意为“封建之余孽”的缩写谐音。在与友人的通信中,他也时常运用灯谜。一次,他在写给钱玄同的信中,用了“鲜苍载”一词,并加了书名号。显然,这是一本书,但是谁也没有听说过。原来,这是鲁迅运用“分扣法”制作的一则灯谜。“鲜”扣“新”,“苍”扣“青”,“载”扣“年”。《鲜苍载》者,《新青年》也。像这样的例子还很多。作家老舍每逢春节,吃罢年夜饭,便从书房抱出一沓工工整整地写着自己创作的灯谜的红纸条,这些纸条上多是猜国名、地名一类。他叫孩子们把这些谜条挂在铁丝上,然后要大家猜,若猜中了,便能得到他的一首小诗、一幅字或是几颗大蜜枣。老舍用制谜猜谜的形式给节日里的家庭平添了几分欢乐与情趣。1940年,广西桂林新开了一家川菜馆,开张之日,店家贴出告示:“本主人灯谜候教,猜中奉送川菜一桌。”当时著名小说家端木蕻良赠诗一首:“未到巫山已有情,空留文字想虚名,可怜一夜潇湘雨,洒上芙蓉便是卿。”(打《红楼梦》一人名)此谜悬挂很久,最后被一位老者猜中(谜底:晴雯)。这家店主人也的确够风雅。灯谜仅是这些文人生活之余事,却融知识性与趣味性于一炉,让我们看到了他们丰富的生活情趣和深厚的文化素养。孟祥海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